广州百科

广告

一访岭南古村寨 小洲村水乡遗韵

2011-08-10 10:54:00 本文行家:影子slowtravel

小洲村,所冠有的名号很多,“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村”、“广东省生态示范村”、“最具岭南特色水乡”、“广州最后的小桥流水”......这些都成为了吸引我的因素,从繁华的城市转身到城南的水乡,一闹一静之间......

水乡
水乡

      一直对古镇有浓厚的兴趣,对于小洲村听闻已久。小洲村,所冠有的名号很多,“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村”、“广东省生态示范村”、“最具岭南特色水乡”、“广州最后的小桥流水”......这些都成为了吸引我的因素。5号当天,在烈日下,40路公交--45路公交的到了小洲村。


       这次从市区到小洲村,我坐公交一个多小时便到了。要知道在北京每次朋友们聚会,从单位到聚会地点,都得一、两个小时,所以这对于我而言是很近距离的一次出行。所以也将小洲村看做是广州城边的古村落,这不同于丽江大研古镇那么的地处闭塞的地方吧,更有些相似于周庄、乌镇,离城市圈很近、甚至就位于城市圈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公交边看见了“小洲村”、“广州市瀛洲生态公园”的蓝色大路牌,再往前走了一段,正犹豫是否该问问当地人自己走的路是否正确时,淡黄色的人民礼堂赫然的出现在面前,这是大跃进时期的产物,很是苏联特色。就这样,我走入了小洲村了。

每每提到小洲村,这座建筑在我心里就总是与这里的气质有些不相符似的,所以我没有在这逗留太久。
每每提到小洲村,这座建筑在我心里就总是与这里的气质有些不相符似的,所以我没有在这逗留太久。

       见到有卖小洲村地图的,犹豫再犹豫,还是没有买,决定就凭感觉走吧,或许沿着水乡的灵魂--河道,这就是一个法子吧。

《站在橱柜前的孩子》
《站在橱柜前的孩子》

       小洲村村口礼堂旁边有家旧式的饼店,专卖手工制作的嫁女饼,很有怀旧风味,我买了瓜仁椰丝酥、皮蛋酥、老婆饼

挂满塔香的玉虚宫前
挂满塔香的玉虚宫前

这是刚走进村子 看到的小店前的摆设 小洲村总是不免异国风情的东西
这是刚走进村子 看到的小店前的摆设 小洲村总是不免异国风情的东西


明代的翰墨桥
明代的翰墨桥

       这是明代的翰墨桥,听说全村的古石桥中,仅有它是有石护栏的,而其他的石桥仅有半圆拱。这一天阳光格外的好,只是夏日里太晒了。桥那端,走过一群孩子,总是会给古老的氛围带来活力。而也很奇怪,这一段的水比在其他地方看到的要清澈许多。

翰墨桥边这么搭建的竹桥,为的是保护古桥
翰墨桥边这么搭建的竹桥,为的是保护古桥

      这天在村子里,看到太多的正大兴土木的模样。翰墨桥边这么搭建的竹桥,为的是保护古桥、也得以让施工队更方便通过。要拍下时,凑巧两个桥都有年轻人走过去,阳光下,一同向前。如果不清楚状况,还会心存怀疑,难道旧的那个桥不能用了吗?

走过的是石桥 留下的是时光
走过的是石桥 留下的是时光

疑惑的是,同是这座水乡中的河道,为何这一片的水就如此的清澈呢?而从小礼堂走进村子时,看到的确实臭水沟一样的景象呢?
疑惑的是,同是这座水乡中的河道,为何这一片的水就如此的清澈呢?
而从小礼堂走进村子时,看到的确实臭水沟一样的景象呢?

在司马府第前的巷子里,拍下了自己行走的影子。听说门口牌匾上司马府第四个字是由广州著名书法家周树坚题写的
在司马府第前的巷子里,拍下自己行走的影子。门口牌匾上司马府第四个字是由广州著名书法家周树坚题写


翰墨桥边的慕南简公祠墙壁上,仍旧可以看到当年文革的宣传画。整个水乡的红色气息,其实无处不在。
翰墨桥边的慕南简公祠墙壁上,仍旧可以看到当年文革的宣传画。整个水乡的红色气息,其实无处不在。

慕南简公祠外仍旧看到经济合作社的牌子,一个时代的过往
慕南简公祠外仍旧看到经济合作社的牌子,一个时代的过往

《窥见莲色》
《窥见莲色》

       翰墨桥边,慕南简公祠大门虚掩,匆匆路过,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荷叶.....斑驳的门内,生机无限

有四百岁高龄、祖辈村民用大量蚝壳建造的蚝壳屋,不经意间竟然拍出了彩虹,好惊喜
有四百岁高龄、祖辈村民用大量蚝壳建造的蚝壳屋,不经意间竟然拍出了彩虹,好惊喜

蚝壳屋,它证明了广州古时曾临海,全村曾有百多间蚝壳屋,现存仅剩3间。
蚝壳屋,它证明了广州古时曾临海,全村曾有百多间蚝壳屋,现存仅剩3间。


据说,用这种材料构建的屋子,冬暖夏凉,而且不积雨水,不怕虫蛀,很适合岭南的气候。
据说,用这种材料构建的屋子,冬暖夏凉,而且不积雨水,不怕虫蛀,很适合岭南的气候。


蚝壳屋的屋檐
蚝壳屋的屋檐

现在 过去的老房子们几乎都被马赛克的房子们给取代了
现在 过去的老房子们几乎都被马赛克的房子们给取代了

妈娘桥下
妈娘桥下

      始建于元末明初的小洲村里,娘妈桥下没有了小桥流水的清澈,但河边人家犹在。桥上的植物茂密,自然的窗帘外是船儿的停泊,好似千万思绪的少女的容颜。

素雅的古石桥
素雅的古石桥

        简朴素雅的妈娘桥,桥墩由花岗岩石铺就。她联系着河道两边的人家、通向重要的天后宫,然而或许是相貌并不出众,我们可能会草草走过。妈娘桥下,河水污浊,似乎从中感觉到一种历史中的淡漠。

妈娘桥下的污浊河道
妈娘桥下的污浊河道

       妈娘桥下污浊的河水,在繁盛的植被下,绿色沁入视野,似乎发酵后的东西也一并袭来味道,让我本想多在这里驻足的念头打消了。尽管羊城的不少媒体推介这里的旅行,但是还是有些不解为何不保护这水乡生命的河道呢?

一份破败带来的一份思索
一份破败带来的一份思索

      从繁华的城市转身到城南的水乡,一闹一静之间,可能感到短时间的惬意,因为远离了喧嚣;也可能在变化中,会发现一直憧憬的乡村并不如想象中的完美。正如小洲村,它始建于元末清初,由海水冲积而成。沉淀着悠长的历史、留下了那么多的古风古物。然而,城市化与古老的矛盾必将考验着这里的人们,究竟继续选择古老的方式还是现代的呢?那么最基础的设施的改变,就无形的给这座岭南水乡特色的村落带来了变化。古老还能留下来多少,又有多少可以流传下去?这或许也是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古村寨共同存在的问题。

天后宫
天后宫

       天后是许多近水村落的村民所敬奉的神明,然而天后宫宫门紧闭。只听说天后俗称妈娘,从前凡是有婚嫁的,就会到天后宫(娘妈庙)祈福生子。尽管此时面对的天后宫是破败的,但也能想象到逢年过节这热闹的景象,身后是河道,身前是拱北大街、天后宫,又有走过的村民辛苦的背影,每每走在古镇中,总会带来一种思索,古老的事物究竟因为什么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呢,能留存下的记忆究竟会有多少呢。

天后宫紧锁的宫门
天后宫紧锁的宫门

        老锁、发白的绳线里却感到水乡的质朴。这是我一个外乡人的一厢情愿的理解呵呵

水光桥影外的岸上 时常见村民走过 不少古铜色的背影,这是劳作的健康和艰辛
水光桥影外的岸上 时常见村民走过 不少古铜色的背影,这是劳作的健康和艰辛

拱北大街门前
拱北大街街口

       回家后在资料里才得知拱北大街正对着姻缘树:龙眼与榕树的共生树,村民们将它叫作“姻缘树”,以前村民嫁娶,花轿乐队要热热闹闹地绕树一圈,才算大吉大利,百年好合。真可惜自己穿过了拱北大街、驻足在天后宫前、走过了娘妈桥,却未观察到这神树。

天后宫旁边的巷子里继续走着,看到木门上这缤纷的色彩。锁头更加有滋有味了!
天后宫旁边的巷子里继续走着,看到木门上这缤纷的色彩。锁头更加有滋有味了!

还有这门旁边精心雕琢的物品,嵌入墙壁中,不知道有何用意呢
还有这门旁边精心雕琢的物品,嵌入墙壁中,不知道有何用意呢

水乡中的河道里 时常停靠着三三两两破旧的渔船 漏在船内的河水似乎告诉我们这是被遗落的地带
水乡中的河道里 时常停靠着三三两两破旧的渔船 漏在船内的河水似乎告诉我们这是被遗落的地带

在巷子里走着,透过一堆高高的施工材料看到后面竟有一片看似清澈些的流水,便从中间穿过去。那时我还不知道其实小洲村水域宽的地方还有不少的!
在巷子里走着,透过一堆高高的施工材料看到后面竟有一片看似清澈些的流水,便从中间穿过去。那时我还不知道其实小洲村水域宽的地方还有不少的!

这里的水看上去清多了 不远处的船和水中它们的影子 这幅画面好有诗意
这里的水看上去清多了 不远处的船和水中它们的影子 这幅画面好有诗意

蹲在那里拍了几张后,正起身走出去时,一位阿姨端着盆子迎面走来。趁着她整理东西的功夫,我偷拍一张
蹲在那里拍了几张后,正起身走出去时,一位阿姨端着盆子迎面走来。趁着她整理东西的功夫,我偷拍一张

那堆施工材料里还见到这些老旧的门窗 在灿烂的阳光里也很美丽
那堆施工材料里还见到这些老旧的门窗 在灿烂的阳光里也很美丽
     
这是一片宁静,河道蜿蜒着,小桥枕溪而上,在绿树的掩映下,绿影中宛如一幅岭南水乡的水墨画。
这是一片宁静,河道蜿蜒着,小桥枕溪而上,在绿树的掩映下,绿影中宛如一幅岭南水乡的水墨画。



图片 13
小桥



图片 14
走过桥的孩子们



图片 15
桥上农业学大寨的刻字依旧清晰可见



图片 16


小洲桥上看河色
站在桥上看河色

       小洲村的村民世代以种果为生,果树成片,瀛洲生态公园与附近的果林约有2万亩,素有广州“南肺”之称。你看这河道边,龙眼一片成荫映入流水。

罚款的木牌很醒目
罚款的木牌很醒目

       一定是因为感冒的关系,那么多的龙眼树上那么多的龙眼,我都没注意,直到看到这个“偷龙眼每个罚款100元”牌子, 才发现河道两岸都是这树啊,村民立这个牌子,也可见受欢迎程度啊

简氏公祠
简氏公祠

       不可不看的简氏公祠,建于明末清初年间,占地13亩(8671平方米)。因为时间关系我只在外拍下来它的模样,很好奇门下留着的那块是同道吗?为何这样的设计呢?

公祠的门很有讲究
公祠的门很有讲究

涂鸦墙、不断的翻新建设,这跟水乡吻合吗?
涂鸦墙、不断的翻新建设,这跟水乡吻合吗?

保护古老就一定丝毫不能更变吗?这些都是脑袋里回想的问题,但是不得不承认,一些新的元素增添了这里许多的活力。

专注的画者们
专注的画者们

       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入驻小洲村,彼此的独特气质相融合,为小洲村带来更多的魅力元素。在那片旧船的对面、在河道边,看到专注写生的画者,应该是美院的学生们吧,我们都是被水乡古色吸引来的人们。

水乡河道边,手工坊里的老板们
水乡河道边,手工坊里的老板们


很喜欢在墙角放上一块小小的烧制品
很喜欢在墙角放上一块小小的烧制品

岭南水乡里遇见的暖色调,夏天的阳光穿透过树枝,饮品店的白色墙壁.....
岭南水乡里遇见的暖色调,夏天的阳光穿透过树枝,饮品店的白色墙壁.....

驼铃、柔软的文字.....这些暖色的东西总是惹人驻足
驼铃、柔软的文字.....这些暖色的东西总是惹人驻足

这个店家标出如果在店中休息,15元的字样。不错的,不过河水如若再清澈一些就更好了。
这个店家标出如果在店中休息,15元的字样。不错的,不过河水如若再清澈一些就更好了。

图片 1
小店里的夏日小物:)



图片 2
古老的气质里,或许这份可爱的色彩也是不冲突的吧。古老不代表就是陈旧的:)



图片 3
在桥上看白色墙壁的房子 怎么会有希腊的错觉呢



图片 4
水乡



图片 5
是船还是树的新生?

   


饼铺里的手工模具 很多如此的小店 其实文艺范是不是很足呢
饼铺里的手工模具 很多如此的小店 其实文艺范是不是很足呢
       
小店一语
小店一语

     “最恨摄影发烧友 你们手持长棍短炮摄取万物 对自身与世界大惊小怪 真是城里乡下人 没见过世面”小洲村里的这段话我不是太苟同 ,不过确实喜欢小店的feeling!

一个小店的门口
一个小店的门口

图片 6
瀛山简公祠是建于清代的祠堂,它的门也是锁着的。小洲古称为“瀛洲”,所以不少的地方还沿用着瀛洲的称呼。



图片 7
门上方还留着“毛主席万岁”的痕迹,大门上的“忠公”是这次在村子里最常看到的字



图片 8
破旧的门 门上有缝

      


门上方还留着“毛主席万岁”的痕迹,大门上


破旧的门 门上有缝





 


锅耳屋
锅耳屋

     不少的古屋房顶上有如锅耳的突起物,因而被称作锅耳屋,这是岭南地区的建筑特色。我总是觉得它们更像是一只蜗牛优雅的休息在墙壁上,它有法力,为水乡祈福着.......

东池公祠
东池公祠

       东池公祠,在村子里,又看到这锅耳屋。总体数量上,全村共有十几座公祠。

经济合作社的时代
经济合作社的时代

       经济合作社的内容虽然淡出了生活,但在这些古老的建筑身上都照到它们的影子

一直很好奇在这里,门下还留着一个可以打开的长方形的口,是为何呢?
一直很好奇在这里,门下还留着一个可以打开的长方形的口,是为何呢?

新桥 旧桥  这样过去现在的穿梭着
新桥 旧桥 这样过去现在的穿梭着

这张如命为无题吧
这张如命为无题吧 行走水乡的古老里

图片 9




图片 10
 往前没有几步,河边的棚子上挂着“游船河”的牌子。
我其实还是不大明白怎么个游法,见店家很是悠闲的躺在里面,就不忍打搅啦。竹子上挂着的干果很惹人爱



图片 11




图片 12


      




      到了现在,这些船儿用来做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,水乡的灵魂里一定离不开水、船、河道、水乡的村民、后来的住户、游客,这些相溶在一起,构成了一幅生活的画,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  仅仅一两个小时呆在这里,在夏日伤风感冒的阴沉里,外面的阳光显得过于热情了。那么的灿烂,那么的把村子里的细节放大,温暖着自己......这次的游记有些匆忙,第一次对小洲村的初体验。

远远的翰墨桥
远远的翰墨桥

      静静的河道 小桥流水 熟了的龙眼排排行行 美好一面的小洲村印象
分享:
标签: 小洲村 岭南水乡 广州 原生态 广州旅游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广州市旅游局
[2] 羊城晚报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